女权主义,现代中国女性如何

图片 1

前段时间,一篇《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文章引发网络大讨论,许多女性朋友觉得文章写得很好,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男性朋友们也不甘示弱,也有许多人士奋起反击。

少谈些男权社会,少抱怨些男女不平等,这一次,让我们关注女性自身的塑造。现代女性如何实现“自救”?APEC女性领袖峰会举行期间,听“新华国际”特邀嘉宾、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洪晃如何解读中国女性问题,也许更具启发。

我在微信上关注了一个叫“菁城子”的人,前几天,他在文章中披露了一封女性读者的来信。其中提到,她支持计划生育,理由是独生子女家庭的女孩子也能被给予厚望,这真正提高了女生在家庭中的地位,“如果不是计划生育,在这个有着四千余年厚重农业思维的国度,女生的好日子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来。我只能说对于死于计生的无辜女孩说抱歉,每一个幸福的女生背后就有另一个灵魂死去。这当然很不幸,但是对我而言,我感谢计生。因为它从父权手中夺了一点资源给我们,它让重男轻女的思想变得不再重要。”

【中国女性被商业严重物化】

引号中的内容是原文引用。看完这段话后,心里拔凉拔凉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有同样的想法,如此自私的心灵我不知道该怪罪家庭教育的失败还是社会环境的“熏陶”。但上面这位女生所主张的显然不是女权主义,尽管她没有说这是女权主义,不过这倒让我想起了“女权主义”。

洪晃认为,目前中国女性被严重“物化”,这已经成为中国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一个导演必须是美女导演,一个作家必须是美女作家。这个‘美’听起来是褒义,但实际上是把职业的成分淡化了,而强调女性的外表和性别。但中国女性似乎并不拒绝这种‘赞美’,甚至连女性也流行互称‘美女’。”

严格来说,女权主义应该叫做男女平权主义更合适,这也应该是“女权主义”的初衷。因为字面上的理解很容易望文生义,很容易理解成为女性争权利,却忽略了男性的权利。在男权社会中为女性争取权利当然没错,但一些“女权主义”举动却往往走错了道。

“我不认为大家是恶意的,但这种行为潜移默化得让女性似乎成为一种商品,这是非常可怕的,”她说。

毋庸置疑的是,女性在中国古代的地位低于男性(尽管有个别特殊时期,但可忽略不计),女性被教导要“三从四德”,而且存在对女性种种不合理的生理摧残,比如南宋以后,女性在男权社会的病态审美下,被要求裹脚,不仅如此,还赋予裹脚道德上的意义,裹脚久了之后,女性也竟然适应,竟至于后来很多女性不愿意放弃裹脚。大学者辜鸿铭就喜欢小脚女人,他甚至还需要妻子的小脚来激发写作灵感。可见社会男权压力下的强制不仅极大摧残了女性的生理,还禁锢了女性的精神,而显然后者的影响却更为深远。

近年来,商业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女性越来越关注外表,美女也似乎在职场上更容易成功,这无形中为女性带来了许多压力。洪晃认为,这是女人自己给自己徒增的烦恼,怪不了男人。

到了近现代以后,尤其是民国时代,在知识分子精英阶层中还是培养除了一批独立的女性,优雅而有个性,在那个时代孕育出来的女性精英,你会发现一种别样的气质,不管是宋美龄、杨绛、齐邦媛等,闪耀着人性优雅的一面。

“并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就是美女,这需要我们女性实现自救。“女性必须认识到,女性拥有独立的事业和技能才更重要,而不是把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全花在对自己的包装上。”

让我们把视角拉回到当代,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当我们谈论“女权主义”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女权主义争取属于女性的权利固然没错,但矫枉过正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我看来,真正的女权主义至少需要避免以下三个方面。

【“剩女”这个词太“混蛋”】

一是完全不顾生理上的差异,而强调男女两性的一致。这种倾向在新中国建立后的三十年达到高峰。那时宣扬妇女撑起半边天,在一些农村破旧的土墙依稀还存在着那时的宣传标语与图画,这种极端完全压制了女性不同于男性气质的一面,比如女性在力量上自然比不过男性,然而在那个时代,我们经常可以见到女性发挥出男性的力量,有些女子挑重物完全不在男性之下,今日女子若看见了,必定大吃一惊,哪有今日这般娇柔;强调生理上的无差别自然也就将性深深隐藏起来,有关于性的一切暗示都是不被允许的,女性天然的柔态不允许被展示,因为那将被视为娇柔,吃不得苦,作为无产阶级的女子吃苦当然不在话下。因此,你会看见几乎所有的女性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女性的曲线被视为一种罪恶,易中天曾说,那是一个对性饥渴的年代。当男女生理之别被抹平,这是否意味着男女平等?当然不是,一切强制都与“善”背道而驰,生理上无差异化是通过极权主义之手暂时压制住了男权社会的意识形态,况且那时的男权意识依旧非常重,家庭依旧是男人说了算,只不过国家幽灵直接一竿子插到底,实现了对个人的直接控制。

说到中国剩女的话题,洪晃直接表态:“这个词太混蛋了!”她认为,整个社会,特别是女性,应该公开反对“剩女”等侮辱女性的词汇。她同时呼吁中国媒体应禁用“剩女”这类词汇,因为大众已经“把它作为一个标签,贴在了中国最优秀的女性群体身上”。

二是更加驱逐物质上的利益,更加喜欢自己所拥有的筹码,以此获得在男权社会中的发言权。这与古代中国女子相比,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建国后的三十年成功实现了对女性魅力的压制,但终究在改革开放之后没能压制住,当一个旧世界的体系被彻底摧毁,而新的价值体系尚未建立之时,最容易出现欲望的横流。这种欲望便是女性终于获得了展示自己身体的权利后,却将自己逐渐物化。没错,虽然现在依旧是男权社会,但女性地位却大为提高,而且是实质性的提高,如今的女性可以有自己的发言权,甚至在今天的校园中还出现了“阴盛阳衰”的论调,这种论调在我读中学的时候造就被提出了,仿佛男性变得更加女性化了。女性如今在婚姻中也有更多的自主发言权,虽然很多家庭依然面临父辈们的淫威,但自主空间终究是大多了,与古时的包办婚姻自然不能比,一些女子在婚姻中也更自信,也更有条件讨价还价,这些都是好的一面。然而,当我们将社会发展的显微镜仔细考察这些现象时,你就会发现,很多女性离真正的女权主义还差得远。

“我们把女性的经济力量开发出来了,但没有把女权意识引进中国,”洪晃说,每一位女性都是社会的一分子,都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不能因为一个女孩子35岁,身边没有一个男人,就被当成剩女”。

这种物化甚至是很多女性朋友自己也可能没有注意到的,在对爱情渴望的绝望后,很多女性更加付诸于物质方面,实际上也就是将自己明码标价,进行一种婚姻交易,虽然渴望爱情,但似乎在看透之后更为现实,更为看重“稳妥”的婚姻,这似乎滑向了另一个极端。当很多女性在选择未来老公时,物质上的东西成为首选,在物欲化的时代,其实不管女性也好,男性也好,似乎进入了弗洛姆所说的“缺乏爱的能力”的时代,虽然古代的强制婚姻也大多为物质或权力所驱动,但现代社会的婚姻由于失去了有形枷锁,却套上了无形枷锁,这种枷锁甚至让人觉得感觉良好,因为这很容易让人感觉到“我是自由的”。正如卢梭那句话所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种隐形的枷锁似乎更具破坏性,因为人往往意识不到。表面上看来女性提高了自己的地位,但却真正失去了精神的独立,当然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女权主义。

洪晃说,许多男人都认为女权主义就是要推倒男性,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读。“首先要搞清楚,女权主义的‘利’不是力量的‘力’,而是利益的‘利’,女性追求自己的利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上面都不是我们想要的女权主义,当然那种为了女性的地位提高,而极尽贬损男人之能事的,就更不值一驳,这种矫枉过正过度的“女权主义”相信很多女性也会对之嗤之以鼻,这将导致“正义”矫正过度,比如我们平常会听到,“男人平常怎样怎样,女人要踩在男人头上翻身等等”,当然这其实也是一种悲哀,反映出女性在男权社会的压抑之下,尤其在男权社会价值观念的压抑之下所作出的反抗,这自然是值得同情的。

女性如何争取权利?她认为,首先应该培养起争取权利的意识或思维。比如,对一个作家而言,他人有权批评她的作品,但无权对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作为一个女性作家,这是你最起码且应该要求的事情。”

关于女权主义,我们所知道的最著名的那句名言是萨特的终身情侣——波伏娃所说的,“女人是被塑造出来的。”这话是没错的,女人是被社会及其道德塑造的产物,古代有对女子的裹脚的要求并赋予审美与道德意义,现代虽然没有裹脚,但很多人却沦为物化观念的奴隶,这种提现就是身体的物化,以前是羞于展示身体,现在很多却是通过展示身体魅力来获取资本,比如现代的高跟鞋与女性胸罩,其实是男性审美道德下的产物,以前在一篇文章中读到,很多女性在下班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脱掉自己的胸罩与高跟鞋,因为它如此让人不舒服。但反观男性,却没有这方面的限制,而胸罩的发明就是为了让女性保持良好的胸型。但奇怪的是,女性欣然接受了这些限制,并且赞同男性的审美,鲁迅说,“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就像古代妇女裹脚一般,最后要她不裹脚还要死要活,这种深层次的摧残不可谓不深。

“你不尊重我,你就给我滚一边儿去”,洪晃说,“我觉得女人如果连这点儿意识都不具备的话,你说男人应该怎样对你?你自己有多low,他就会有多low。”

女权主义自然要避免男性为女性设下的角色圈套。但很不幸的是,这似乎成为一种司空见怪的现象,当一些女性在事业上或者个性方面已经大放异彩,却依旧受到男权思维下的角色代入影响,比如,很多女性即使在事业上很成功,却依旧坚信成家后要听老公的,坚信带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女性带孩子说错的,我只是想表达一种观点,当女性自觉跳入了男权思维中之时,女性就真正被角色化了,就会真正应了那句话,“女人应该要像个女人。”但这不过是男权社会中被男人塑造出来的,它是一种环境的产物,也是一种文化的产物。否则,女性独有表面上的地位,精神人格却不独立。

洪晃提到,不管是受传统思想还是现代社会价值观念的影响,中国男性确实有一些自身的问题,但中国女人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自己如何看待自己。“不管男女,你得首先学会尊重女性。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评价一个女人的人生,包括她的腿和胸。”

“女人要像个女人”,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好像“男人要像个男人,要有男子气概。”这句话往往被很多人误解。女人要像个女人很多时候确实是指女人完全被道德束缚,符合男性审美,但女人有时确乎要像女人,这指的是基于生理上的差异,女性之柔弱作为天生的气质自然与男性不同,当我们在尊重这种天然的差异时,若女性把女性的魅力贯穿于人格之中,由内而外散发优雅的女性气质,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应该要像个女人,而不是在外在男权压制下,强制女人要做家务、要会这会那,这其实完全八竿子不着边;同样男人也要像个男人,男人的雄性气质有着其自然的魅力,倘若像个娘炮,这不仅与自然生理相去甚远,也不符合其天然的精神气质,同样,这里的男人要像个男人,自然是一种懂得尊重女性,有着良善的价值关怀、人格独立兼之男性,动不动就具备攻击性,或者暴力倾向,或者其他有违基本人性的举动,都是对这句话的亵渎。我不知道我表达够清楚了没?

“女性若不为自己发声,这个世界是不会公平的。”图片 2

女权主义真的应该要改成男女平权主义。真正的女权主义应该是女性符合生理特性上,建立在生理差距上的一种平等,他不应该被男性定义,同时也不是滑向另一个极端。它不是被压抑的产物,也不是矫枉过正的产物。女性走出有形的牢笼,却步入无形的牢笼,人格不独立,则无女权主义可言。女性的价值观不应被固化,迎合男性社会。真正的女权主义是尊重女性独立基础之上的女性选择。话是这么说,可是能有多少女性做到呢?这表面上要求很高,实际上却是最基本的人性,它并不难做到,若觉得很难做到是因为角色代入太久了或者深陷其中身不由己,摆脱不了了。

【从不提倡“色”消费】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