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肉跳金瓶梅,庞春梅是个怎么样的人

小时候看了无数中外古典,但没有金瓶梅。那个革命时代,一般的古典名著都不容易找到,从来属于禁书的金瓶梅,自然更难碰到。开放后金瓶梅不算什么了,曾经草草翻了一下,感觉文笔枯燥,一点吸引力都没有,看不下去。

庞春梅在《金瓶梅》当中,是西门庆的情人,我们知道,《金瓶梅》是由《水浒传》当中,西门庆与潘金莲之间的故事衍生而来,在他们之间加入了很多的人物和故事情节,而庞春梅就是其中之一。庞春梅作为西门庆众多情人中的一个,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她在书中的结局又是如何呢?庞春梅最后怎么死的?

但是最近看了作家侯文詠的“没有神的所在”,感觉被雷倒了,可以用震撼形容。一般认为红楼梦是中国第一名书,但我从来有个印象就是金瓶梅其实不遑多让,混红学的教授很多,我有个表哥是混金学的教授。

图片 1

红楼梦优美,高高在上。鲁迅说过: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老毛对《红楼梦》更是五体投地,他老人家肯定是看到了阶级斗争。还硬逼党的高干去读,特别是大老粗许世友。这完全是鸭子上架,焦大追林妹妹。然而。“没有神的所在”看过,才知道为什么金瓶梅为什么敢对红楼梦都不遑多让了。

庞春梅是《金瓶梅》中的女三号,她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作为《金瓶梅》里的女三号,她飞扬跋扈,不守妇道,然而,在她的骨子里,却又有着不为人知的重情重义的一面,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任性女人。

《红楼梦》是才子佳人,阳春白雪。金瓶梅是市民拨皮,下里巴人。这听起来是霄壤之别了。但下里巴人离我们一般人更近,大观园则似乎在云端里,舞台上。大观园再勾心斗角,在我们看起来,还是敌人内部矛盾,和我们关系不大。

庞春梅原来是西门庆继室吴月娘房里的丫头,潘金莲嫁过来之后,被分配给潘金莲使用,因为性聪慧,喜谑浪,善应答,被西门庆看中,潘金莲为了巩固自己的臂膀,纵容西门庆收用了她。

金瓶梅里的市民井徒,和我们距离甚近,不免感同身受。结果,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一个个真正的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这话是《红楼梦》里说的,但真正是金瓶梅里做到了,确实好多人被整死。其中行为最恶劣,手段最凌厉的,当属潘金莲。除了女人之间的缠斗,官员及其爪牙如何鱼肉百姓,为非作歹也是俯拾皆是。尤其是那些帮闲,活灵活现,呼之欲出。相信这帮人混在今天,也是如鱼得水的。所以,金瓶梅好像一面镜子,完全可以照出现在中国社会的百怪图。更叫人毛骨悚然的是,表现的几乎是漆黑一团,好人实在太少,奸人实在太多,而且,如果你不够奸猾,倒霉几乎是一定的。最后,小说的铺垫和展开是如此自然,没有什么牵强和生硬的感觉。所以作家侯文詠一再强调,就是君子无解,而且在人性欲望面前,其实不可能完全做君子。或者说,君子和欲望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并且暗示:欲望其实是难以摆脱的。所以,看过之后,你的感觉是震撼之下,就是无奈和恐惧。结果`,有人如此评论金瓶梅:如果你看后感觉怜悯,你是菩萨;感觉害怕,你是君子;感觉开心,你是小人;感觉享受,你是魔鬼。

从此和她的主子潘金莲在西门庆家成了谁都惹不起的角色,整日整夜不得个宁静。因为四房孙雪娥和她开了句玩笑,就挑唆潘金莲告诉西门庆,使得孙雪娥挨了好一顿棍子。

当然,第一抓眼球的还是床上滚来滚去。床上滚来滚去其实无可非,床上不滚人类灭亡。文革时候中学生抓住一对青年教师,据说他们有事,就要他们光天化日下当场表演,我们围观。这煞是可恶。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看过金瓶梅惹的祸。金瓶梅的神来之笔或许比围观更过瘾。

瞽目艺人申二姐因为弹唱出色,经常到西门庆家表演,春梅便叫她来弹唱给自己听,申二姐当时正陪着吴大妗子、西门大姐等人坐着,就没有去,春梅便一阵风走来,指着申二姐一顿大骂,“你不过是个走千家门、万家户的瞎淫妇……趁早与我走,再也不要来了……”这可是西门庆家的正经主子都在场呢,一个丫头就敢这样毫无顾忌,吴月娘回来听说,就有些气恼,“这丫头忒惯得没张倒置的……怪不得俺家主子也没那正主了,奴才也没个规矩”,潘金莲则赶紧在旁边护起了自己的丫头,“莫不为瞎淫妇打他几棍?”,气的月娘脸通红,走过去告诉西门庆,第二天,潘金莲又找了由头和吴月娘大吵了一架。

但金瓶梅有些情节肯定有副作用,陈敬济和潘金莲搞,被春梅撞到,干紧说没看到要跑,被潘金莲喊住:为了保证你不会说出去,你现在必须来一腿。春梅当场服从。结果这一腿,等以后陈敬济沦为乞丐了,春梅全力救他,再给他荣华富贵。这一腿赚大了。黑龙江农场兵团团长在干一个上海女知青时,另一个上海女知青不意进来,连忙说没有看到没有看到,但迟了,团长命令她停住,马上和她来一腿。当然这个不辛的团长最后毙了,因为玩了很多,死得其所了。但如果看过金瓶梅,他不妨喊亏。

图片 2

最重要人物,西门庆,可真是享尽天福,一根鸡巴横扫一切,我一边看一边赞叹他身体了得!不过正在感叹之际,忽然丫就不行了,被潘金莲三颗春药一灌,最后竟然成了花下鬼。很多皇帝也是花下鬼,和他们比西门庆似乎没有赚。西门庆也让我想起一个花花公子朋友,丫也玩爽,不过下限不高,口号是:男人总是赚。西门庆口味也不怎么样,虽然美色众多,对乌七八糟的朋友,胃口也不错,讲究的是床技和感觉良好的征服感。实在有点烂井士之徒的本色。这和红楼梦里感觉高格调的注重,形成鲜明对比。

主子奴才,张狂至此。

最后,金瓶梅突然谱写了一首爱情颂歌,而且放在金瓶梅中行为最烂的陈敬济身上。这好像是大大的败笔,陈敬济比《红楼梦》里的薛蟠都烂很多,你能想象薛蟠谱爱情颂歌么?当然,侯文詠的解释是作者暗喻书和读者的关系,但听起来牵强。

西门庆曾经留恋烟花,半个月不曾回家,潘金莲欲火难耐,勾引了孟玉楼的小厮琴童,被西门庆知晓,把潘金莲好一顿揍,又找了春梅求证,春梅一力的袒护自己的主子,告诉西门庆“我和娘成日唇不离腮,娘肯与那个奴才?……爹把个丑名顶在头上,传出去好听?”几句话哄的西门庆哑口无言,只好信了她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