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认个错好了

曾经与网友千年等一回开玩笑,你等到那位了吗?要等一千年,恐怕这辈子是等不到了吧~网友大人大量,笑而不语~千年等一回,有荡气回肠的气概!圣经里的浪子,把老父亲分给他的那份的家产,在外地花天酒地的与酒肉友挥霍一空。最后落入到没有一个朋友帮助。虽然谋了个猪倌的职位。仍然是食不果腹,饥饿之时,忍不住从猪槽里偷食。这时,他醒悟过来,"我父亲的家里衣食丰富,家佣如群。我要回去,求父亲的原谅,虽然我己经不配当儿子,就是当家里的佣人,也不缺衣食!"于是踏上回家的路。老父亲却是在浪子离开家以后,天天都走到村口,盼望着,等待着小儿子回家。从回乡的人口中打听到小儿子在外面花钱在妓女身上,又结交了许多酒肉朋友,日子过得很滋润。老父亲每天带着希望站在村口远眺,夜幕降临才颤颤巍巍的走回家。日复一日,老父亲成为村口的一景,村民口中的笑话。家有败家子,坏事传千里呀。然而,老父亲却没有放弃等待。终于,那一天出现了:远远走来是一个衣姗褴履,蓬头垢面的乞丐,然而老父亲认出那就是自己日夜盼望的儿子。老父亲奔跑过去,乞丐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一位穿戴高贵,有威仪,有身份,有地位的老者!老父亲拥抱儿子,与他连连亲嘴,老泪纵横!儿子一边哭一边跪下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此不佩称为你的儿子,求你收下我当你的佣人吧。”
老父亲把自己手指中的名贵介指摘下,带上儿子的手指。又把自己身上的丝绸袍子脱下,披在儿子的身上。老父亲高兴的向村口的人宣告,"这是我失而复得的儿子,今晚我宴请大家,一起到我家来庆祝吧!今天,在梵蒂冈的博物馆里,当家的为了等待额着急,对额态度不好。额在想,若是你等待而没有期待额出现的希望,但是额却出现了,你是嫌额让你久等了,还是高兴额居然出现了?都是等待,却是不一样的心情~谢谢白露为霜姐送歌安慰!

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路15: 13)

浪子一定是匆匆忙忙离开的。他在村子里游荡想把他的遗产一股脑儿地卖掉,把物产换成金币。这里的希腊词是synagagon
panta,直接翻译是“把一切都变现”。整个村子对他一定十分蔑视,因此他想要急忙逃走。

此外,还有一些细节的知识。公元一世纪的犹太习俗规定,如果一个犹太人在外邦人中间把他的产业挥霍一空,还胆敢回家,全社群的人会在他面前打碎一个大罐子,并说:
“如此,你也和你的同胞断绝关系。”
这个仪式叫做Kezazah(字意是“断绝”)。这样做完之后,这个悖逆的人和整个社群就没有关系了。所以,浪子把所有的产业卖掉并把钱带到外邦去是非常冒险的,因为如果他失去了这笔钱,他就是拆毁了和社群之间的桥梁,并且绝无可能再回去了。

他“到”远方去。原文的用词是apedemesen,路加的这个选择寓意深刻,意思是“他从他自己的百姓中间出去了”。而这个年轻人,也确确实实离开他自己的同胞,到外邦人那里去了(从养猪可以看出)。

到了远方的国家后,他“浪费资材”。“浪费”用的词是dieskorpisen,意为“分散”,如家财四散。一直以来,大家默认小儿子是把钱花在不道德是事情上了,所以后面他哥哥说他“和娼妓”吞掉了父亲的产业。但问题是,他哥哥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寓言并没有真的说明,读者只知道钱财是被浪费掉了,但不知道怎么浪费的。而这里另一个词说他“任意放荡”,zon
astos,指的是荒唐败家,生活奢侈,也没有任何对不道德的暗示。

如果观察一个传统中东农村人的生活,就能明白浪子的“放荡生活”是怎么一回事了。钱主要的用途是让自己看起来慷慨大方,他频繁地举行宴会,送昂贵的礼物给别人,就是为了让“新朋友们”看重他。但挥霍是有尽头的,他的摇钱树就如被种在水泥里,距离干枯死亡已经不远了。


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路15: 14)

当小儿子的财产都被挥霍一空后,饥荒又不期而至,他也明白自己有麻烦了。那他为什么立刻不回家呢?有至少两个理由:

首先,在家里他就要忍受哥哥的轻视。既然财产已经分了,那他回去后一切吃穿用度其实都是在用他哥哥的,因此他也就在欠哥哥的债。他和他哥哥之间的隔阂也让他不愿意投靠他父亲。

其次,他必须面对整个村子的人。如上文说的,他回去后就会遭遇Kazazah,并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受人嘲弄的乞丐。在街上玩的孩子也会瞧不起那些不幸沦落的人,还会编排歌曲来嘲笑他们。

马可福音10章46-52节记录了一个故事,耶稣医治盲人巴底买。底买来自希伯来语,意味“不洁净”。而巴底买就是“不洁净的儿子”。这就是当地人给这乞丐起的一个诨名。另一个例子在旧约,一群童子嘲笑以利沙的秃头,即便他是一个先知。经文的记录是:
“以利沙从那里上伯特利去,正上去的时候,有些童子从城里出来,戏笑他说,秃头的上去吧。秃头的上去吧。他回头看见,就奉耶和华的名咒诅他们。于是有两个母熊从林中出来,撕裂他们中间四十二个童子。”(王下2:
23-24)也许以利沙的报复有些过于严厉了,可我们也能从此看出,一群村里的人集合起来欺讽嘲笑别人时的残酷。这就是浪子会面对的,到时也没有人会站出来保护他,谁让他把财产耗尽在外邦了呢?

寓言提到“那地方大遭饥荒”。对于21世纪的读者来说,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些地方仍会遭遇饥荒,但也有各种国际援助和慈善的行动。可在通信与运输业高度发展以前,一场在中东的大饥荒可谓是一场浩劫。1889年,苏丹因为政治和宗教变革导致了一场大饥荒,一个幸存者向他的子孙回忆说,他当时被卖为奴隶来让家人不挨饿。每天早上都能在恩图曼(苏丹首都)的街头看到死人。等死的人多了,政府下令说每家都有责任把家门口的尸体扔到河里去。而住户却试图把尸体挪到邻居家门口完事。于是每天早上,大家都在为尸体到底是死在谁家门前的而辩论争吵。至于那些商户,则不得不把皮鞭带在身边,以便驱赶那些饿得发狂的乞丐,他们会攻击商人,抢夺他店铺。没有武器的人若在晚上出门,就有可能被袭击然后吃掉。游荡的动物被生剥活吃。一切都成为食物,鞋子的皮革,烂肉和垃圾,棕榈树被吃干抹净。处于农村的一家人若感觉没有活路了,便会封起家门,在内室等待死亡,以免遭尸体被鬣狗吞食的结局。在读耶稣的比喻时,脑中要先记着这样的饥荒的画面,然后再审视浪子甚至愿意在那地吃猪食也不愿意回家的心理动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